莲鸿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京剧票友陶昱霖“公益票房”娱乐自己 快乐他人

京剧票友陶昱霖“公益票房”娱乐自己 快乐他人

http://lianoun.cn |2020-08-08 05:47:36

周日下午,北京市东城区国税局的楼道里,京胡之声婉转入耳,间杂着又急又密的锣鼓点。50岁的陶昱霖迈着轻快的步子寻声而来,嘴里边不由得跟上节奏,轻哼着一段西皮快板,脚底下加快了步子。“陶陶来啦!”“哟,金老师今儿来得早哇!”鼓师金惠武跟陶昱霖熟稔地打着招呼。

  这幢办公楼陶昱霖再熟悉不过,这是她供职的单位,更是她业余生活最大的乐趣所在——办公楼里的一间乒乓球室就是“都快乐”公益票房每周固定的活动场地。与大多数人概念里的“票房”不同,这个票房特指京剧票友自行发起的活动组织。陶昱霖正是“都快乐”票房的发起人。

  拜师五年成戏痴

  几位票友,一个专业乐队,一支麦克风,外加一间乒乓球室,就是“都快乐”票房的全部“家当”。票房活动的自由性很大,麦克风在哪哪就是舞台,谁想唱哪段儿往麦克风前一站,乐队的锣鼓点一起,开口就能唱。票友唱的时候,其他人静静地听,无论是胡琴还是演唱,每到精彩处,必会赢得叫好。唱毕,琴师会演唱者指点一二,票友间也会交流心得。

  轮到陶昱霖上了,她唱的是《春秋配》选段。“受逼迫去捡柴泪如雨下……”张派韵味儿十足,“好!”一开腔就得了个碰头彩。陶昱霖工张派,是张君秋大弟子吴吟秋先生的入室弟子。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她拜在吴门才不过五年,却已唱得是字正腔圆,颇有张派委婉俏丽的特色。

  陶昱霖对京剧的喜爱远超一般戏迷。从内心里喜好京剧,格外爱好张派,到一心要拜吴吟秋,她把学张腔、唱张派当做一日三餐,十足一个戏痴。如今,陶昱霖已经拿下了四出张派代表作:《望江亭》、《三娘教子》、《西厢记》、《玉堂春》。“不成魔难成佛,没这种精神,怎么能出好角呢?这是吴吟秋老师经常对我说的教诲之词。”陶昱霖说。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自己唱、在家里唱终归是自娱自乐。如果能让大家听、让大伙评,不但能提高自己演唱的水平,还能弘扬国粹艺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2013年4月,陶昱霖发动她的恩师吴吟秋并邀请马派名家马长礼先生担任票房的艺术顾问,又请到北京京剧院、战友京剧团等专业院团的退休乐师组建了乐队,“都快乐”票房就此成立了。

  作为票房这种自发形成的戏迷组织,乐队、票友、活动场所很难固定,票房有无凝聚力,却与此紧密相关。“都快乐”票房拥有一支一流的乐队,这是让陶昱霖最为骄傲的:“北京京剧院的国家一级鼓师金惠武、曾为张君秋伴奏的京二胡演奏家张宝荣、月琴名家胡希和等等,那可都是傍过名角儿的!”此外,在陶昱霖的努力下,东城区国税局将一间乒乓球室无偿提供给“都快乐”,票友们活动有了冬暖夏凉的固定场所。

  随着票友间口耳相传的口碑,“都快乐”票房从最初的三五个人发展到现在的十几位固定成员,有曾经的歌剧演员,有退休的空姐,有私企业主,也有跟陶昱霖一样的干部。每到周日的票房活动日,时常有昌平、通州的票友慕名前来,甚至还有天津、河北的票友专程捧场。

  把快乐播洒到养老院

  说起“都快乐”票房成立的初衷,陶昱霖说,“以戏聚友、自娱自乐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做公益活动,成立一年来,我们已经先后走进十几家养老院,为老人们义务演出。”

  做公益并非易事,得有钱有闲有精力。陶昱霖有啥?“我就是喜欢。我喜欢京剧,从中得到了快乐,我也想让这种快乐传播出去,特别是传播到那些最需要快乐的人群。”陶昱霖说,京剧在老年人群拥有更多听众,但对那些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来说,出门看场戏可太难了,而且大型剧院高昂的票价也并非人人消费得起。“我们虽然不是专业院团,但表演水准并不低,送戏到老人身边,老人们一准儿喜欢!”

  2013年的5月12日恰逢母亲节,陶昱霖带着“都快乐”票房首次走进康梦园养老院,之前得到演出讯息的老人们早早等候在活动室。虽说这是一次业余水平的表演,可是从节目单到报幕员,一样也不少。演员们有清唱,有彩唱,全是京剧名段荟萃,乐师们的演奏更如行云流水,老人们听得是如醉如痴,还和演员们一起上台唱上几段。“临了,老人们搂着我不让走,一个劲儿地问我什么时候再来。”陶昱霖对初次去养老院演出的情形记忆犹新。

  如果说学戏、唱戏给了她一种得到的快乐,为老人们演戏则让她由衷感受到付出的快乐,并且这种快乐更有价值。“我愿意做一颗传递快乐的种子,把快乐播洒到更多的老人面前,让他们享受京剧之美。”一年来,“都快乐”坚持每个月去一家养老院义务演出,太申祥和、太阳城、恭和苑等十几个养老院都留下“都快乐”的唱段和老人们的笑声。

  娱乐自己 快乐他人

  提起陶昱霖,乐队队长金惠武开玩笑地借用了一句《沙家浜》里的台词:这个女人不寻常。搞公益,看起来很美,其实可真不简单。找地方、找车、定剧目、印节目单、筹钱,哪件事儿不得一一张罗?“这相当于一项工程,工程的好与坏,就要看策划了。陶昱霖就是策划人。”金惠武说。

  虽说是业余演出,可每次到养老院的演出都是精心组织策划、安排演出剧目,事先有排练,演出时有舞台监督,跟在剧院里演出一个样。“咱不能唱完就走,你爱听不听,那不成了糊弄老人了嘛!”有一次陶昱霖生了病,一边打着点滴一边联系演出事宜,亲戚说她:你这叫玩命!“可那边演出广告已经打出去了,不能因为我生病而中断,剧院管这个叫‘不能回戏’。”

  越是这样精益求精,陶昱霖在票房上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就越多。图名还是图钱?面对种种质疑和不解,陶昱霖乐呵呵地说:“‘都快乐’当然是图快乐啊!还有什么比快乐更重要的?本来是哄着老年人高兴,结果看到老人们高兴了我们比他们还高兴。”娱乐自己,快乐他人,这就是公益票房的最大动力,“不光是我,票房的老哥儿几个、姐几个都说,这事儿咱得坚持。”

  搭时间、搭精力、搭金钱,公益票房能坚持多久?当生病时、当经费紧张时、当活动场地没着落时,陶昱霖也这样问过自己,而每到此时,亲朋好友给了她最大的支持。

  不能不提陶昱霖的丈夫刘江波,他是陶昱霖的铁杆粉丝兼跟班、票房的摄影兼演员,更是“都快乐”票房最坚定的支持者。当初,陶昱霖有了搞公益的想法时,问过丈夫:“京剧票房搞公益,能成吗?”“没问题!”“那你能支持我多久?”“你想干多久我就支持你多久!反正我是不会给你撤火的。”简单的回答,让陶昱霖尤如吃了一颗定心丸。每到票房遇到困难,老刘总会第一时间鼓励她,他告诉妻子:人想干件事不容易,你选定了公益票房你就干下去!

  另一个让陶昱霖特别感动的人就是她的恩师吴吟秋先生,老爷子82岁高龄,每次到养老院演出他都跟着去现场,没有名家的架子,而是以老年人的身份跟老年朋友说个开场白,特别受欢迎。“下午是师傅精神头最不济的时候,可他每次都从头跟到尾,困了就坐椅子上打个盹,演员表演当中的毛病他还给记下来,事后点评。现在师傅他累病了……”陶昱霖说不下去了。

  眼看着“都快乐”票房为老人们的孤寂生活增添着喜庆、幸福、快乐,陶昱霖就特别满足,“这事儿比票戏还让我上瘾,我停不下来。”

图片
  • 钢管舞老太要懂得遵循生命规律
  • 把最好听的戏曲送到基层——山西免费送戏下乡一万场
  • 越剧是全国第二大剧种